學生 | 教職工 | 校友 | 未來學生 | 招聘與訪客
                   

                  當前位置: 天財首頁 >> 正文


                   
                  劉恩專教授就自貿區問題接受時代周報采訪
                  2019-05-09 16:28  

                     “中國將新布局一批自由貿易試驗區,加快探索建設自由貿易港。”4月26日,在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開幕式上,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表主旨演講時表示,中國將采取一系列重大改革開放舉措,加強制度性、結構性安排,促進更高水平對外開放。   

                      四天后,4月30日,《國務院關于做好自由貿易試驗區第五批改革試點經驗復制推廣工作的通知》稱,按照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自由貿易試驗區(以下簡稱“自貿區”)所在省市和有關部門結合各自貿區功能定位和特色特點,全力推進制度創新實踐,形成了自貿區第五批改革試點經驗18項,將在全國范圍內復制推廣。

                      一方面是自貿區擴容在即,加快探索建設自由貿易港;另一方面是繼續復制推廣自貿區的改革試點經驗,自貿區發展雙管齊下,繼續引領開放新格局。“根據‘十九大’報告精神,中國將推進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自貿區是重要載體之一,是領頭羊和示范區。”上海財經大學自由貿易區研究院副院長孫元欣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事實上,關于新布局一批自貿區業界早有消息。3月26日,復旦大學經濟學院院長、復旦大學上海自貿區綜合研究院院長張軍在“中國發展高層論壇2019”經濟峰會分會場發表演講時透露:“上海自貿區成立已經進入第六個年頭,國家希望借助于這些自貿區,推行很多的局部的改革,馬上還要批準六個自貿區。”不過,張軍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進一步解釋:“具體數量要待政府公布為準。”

                  花落誰家?

                      隨著習近平對中國自貿區做出的最新指示,哪些省份將會納入新一批自貿區也成為議論焦點。江蘇、河北、山東、黑龍江、廣西、云南等六省區此次入圍呼聲較高。

                  目前,長三角區域僅有上海和浙江兩個自貿區。江蘇從2013年9月提交第一個自貿區申請方案開始,先后提交過蘇州無錫方案、蘇州南通方案、“蘇州高新區、昆山、新加坡工業園區方案”、蘇州連云港方案,以及最近提交申請的以南京江北新區為中心的方案,包括蘇州和連云港兩地。

                      而關于河北省,在2018年4月發布的《河北雄安新區規劃綱要》中就明確提出,將支持以雄安新區為核心設立中國(河北)自貿區。山東省和黑龍江省也在今年明確表示,要積極申建自貿區。

                      除上述四個地區屬于市場普遍認同,入選概率較大之外,廣西、云南等地也被視作有希望入選的地區。

                     “山東、江蘇是進出口大省;河北正在推進建設‘雄安新區’,大力促進產業轉型;黑龍江、廣西和云南處于沿邊、跨境經濟合作的前沿,能推進邊境貿易和經濟合作。但還有其他省份積極爭取。具體哪些省份能夠入圍,需要根據中央決策。” 孫元欣表示。

                      在孫元欣看來,下一步自貿試驗區擴容,將綜合考慮三個“有利于”,有利于完善開放機構布局,加大西部、內陸和沿邊開放力度,提高邊境跨境經濟合作的水平;有利于減少區域經濟不平衡和促進協調發展;有利于調動和激勵地方政府的改革積極性,促進高水平開放和高質量發展。

                     “新布局的一批自貿區,是基于構建全面開放新格局的要求,從北到南,一定跟國家的重大戰略布局有關系,促進經濟發展。在上海自貿區成立以后,全國大部分省市基本都申報了自貿區。”天津財經大學教授、天津市自由貿易區研究院執行院長劉恩專告訴時代周報記者,最終誰能入選,主要看前期在國家開放政策的資源配置上,有無綜合保稅區、有無海關特殊監管區域以及國家級的特殊開放區域。   

                  對接國際自貿協定

                      從2013年初創至今,從上海到海南,從東部沿海到西部內陸,中國自貿區已經分四批,形成“1+3+7+1”雁陣引領的開放新格局。五年多來,自貿區一共貢獻了五批109項全國復制推廣的改革試點經驗。

                      孫元欣認為,五年來,我國自貿區主要成績有兩個方面:一是制度層面的探索,除了五批全國可復制推廣的經驗,還有數千項省、市級政府推進的本地復制推廣經驗;二是促進了新舊動能的轉換,激發了企業活力,形成了一大批新模式、新業態、新技術、新產業,促進了經濟升級發展。

                      以上海自貿區為例,5年多以來,通過持續推進服務業、制造業擴大開放,先后兩輪54項擴大開放的措施,上海自貿區內累計落地企業2800多家;在40個領域落地了一批首創性的外資項目,比如第一家外商獨資船舶管理公司;上海自貿區新設外資企業1.1萬戶,占比從自貿區掛牌初期的5%上升到20%左右;累計實到外資263億元。

                      劉恩專對此持相同看法:“未來各自貿區會根據各個地區經濟發展特征和開放潛力來進行探索,在體制機制方面嘗試具有特色的創新。前期自貿區發展強調制度創新可復制可推廣,為改革開放做探索,更加強調通過開放倒逼改革。新的自貿區和自由貿易港的探索,要回歸到自貿區的開放中去,強調開放是符合國際經貿規則演進趨勢的,也符合中國當前實際。”   

                      值得一提的是,中國自貿區采取自主式開放的形式,但中國的整體開放,則依靠協定式開放引領,即中國要同其他國家簽訂各種各樣的自由貿易協定,比如,中國正在積極推動的RCEP(“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東盟十國加六),以及由日本主導的CPTPP(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

                      目前各地自貿區方案,都只從本地特點和自身政策需求出發,尚未自覺研究國外的自貿區。“如何將自主式開放和協定式開放有機協同起來,即自貿試驗區(FTZ)與自由貿易區(FTA)‘雙自協同’,是我們需要思考的問題,使自貿區方案的設計,更能為國家的整體開放提供探索。”劉恩專坦言。

                   

                   

                  時代周報:http://mobile.time-weekly.com/article/on/e3QEpb?time=LYl2ZZg&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關閉窗口

                  天津財經大學 版權所有   津ICP備05003050號   津教備0017號